《小脚怪》影评:冲突的背后 有时只是误解

“大雪怪”是一种传说中的生物,人们多半将其定位为生活在高山中的巨大猿人,动画电影《小脚怪》(Smallfoot)更以这群生物为主题,演绎出一部相当富趣味性的作品,且剧情具备一定深度,是一部老少咸宜、成人与孩子皆能从中得到充分乐趣的作品。

剧情设定为,在喜马拉雅山脉的某处,住着一群与世无争的大雪怪,受居住环境与世隔绝的影响,从未见过人类的它们还称人类为传说中的“小脚怪”,只有少数怪胎才相信有此生物存在。某日,男主角米果巧遇一架坠落的飞机,因而亲眼目睹人类的它,到处向族人宣扬小脚怪确实存在,但被雪怪们的首领“石长老”无情否定,米果遂与少数相信自己的族人合作,打算证明自己所言不虚。一场与两大种族的命运攸关的历险,便由此展开。《小脚怪》如同许多动画片采用了将动物拟人化的手法,但本片并未将雪怪们定位为宛如大猩猩般的野生动物,且它们还发展出了一定的文明水准,除了有能力修建房屋、饲养动物、创作艺术外,还能建造具相当工艺水准的机器。雪怪们甚至还有许多独特的认知,如相信自己居住的地方飘浮在空中、祖先是从茅牛的屁股迸出来等。如此特色鲜明的设定,很容易就让人留下深刻印象,确保了本片的魅力。

《小脚怪》作为动画电影,在然如同同类作品,会有许多卡通才有可能出现的夸张情节,如雪怪从高山直接坠地也不会摔死等,这类情节基本上都颇具趣味,保证了电影的娱乐性。不过本片绝非仅能靠逗趣的画面来撑场面,剧情含金量也相当高,故事十分曲折、有张力,且处处有惊喜,即使以剧情片的标准来衡量,《小脚怪》也毫不平庸。

本片的故事框架也相当不落俗套的安排,男主角米果虽然有幸成为见到人类的第一位雪怪,不过它先天的本质其实颇安于现状,一心只想继承父亲的衣钵,并非类似题材常出现的上天生喜爱冒险、勇于创新的拓荒者型主角。

相反的,女主角美姬才是对新奇事物充满好奇的雪怪,它甚至还组建了一个以探索“小脚怪”为宗旨的秘密社团。米果最终会踏上寻找人类的旅程,美姬的鼓励功不可没。这对雪怪男女也火花良好,成功为电影点缀了些许浪漫元素,虽然爱情并非本片的重点,但仍成为一条成功的剧情支线,为电影增添亮点。

片中的石长老给人的第一印象相当的守旧、食古不化,不过随着剧情的近一步发展,观众便能明白其背后的苦衷。《小脚怪》也透过这位角色,带出了政府总喜欢向人民隐瞒真相的议题,且透过米果与石长老的对手戏,让平民与政府两大截然不同的立场得以充分激荡。

难得的是,电影的走向虽然一如往常地朝公开真相的路线发展,但并未针对“政府刻意隐瞒”加以批判;相反的,还能让人体会领导者需独自背负一切的不易,尽管探讨的议题称不上新颖,但诠释角度却新意十足。

电影无反派 张力丝毫不减
《小脚怪》还有个相当独特的地方,就是电影中没有反派角色。虽然扬弃了黑白分明、正邪大战的传统套路,但剧情并未因此而趋于平淡,仍透过立场的不同,创造了足够的冲突。本片也透过雪怪与人类两大种族的激荡,点出许多纷争追根究底只是因为彼此有误解所致,以现实世界的角度来说,本片的结局或许有过于理想性之嫌,但其实给提供一个可供全人类共同努力的美好愿景,是个相当有正向意义的故事。

本片的男女主角虽然都是雪怪,不过仍有人类在故事中担纲要角,就是动物节目的主持人派西。在片中,他成了两大种族有机会认识彼此的关键桥梁,派西与雪怪们的互动总是不乏趣味性,为电影增加不少娱乐性。这位角色在片中更多次经历是非选择的挣扎,且几乎独自扛起了电影中的“人类观点”,其心路历程颇值得细细品味,是不可或缺的要角。

以艺术的角度来说,《小脚怪》也有着令人赞许的表现。尽管雪怪们给人们高大、威武的刻板印象,但仍不忘了将美姬这样的女雪怪,塑造的相当有女性的柔美感,片中爱情元素也因此让人更容易入戏。

歌曲悦耳动人 有望角逐奥斯卡
电影也有几段精彩的歌舞桥段,尽管所占比例不高,但仍充分发挥歌舞片用歌声说故事的独特魅力。由美姬所演唱的《Wonderful Life》更令人惊艳,除了透过配音千黛亚(Zendaya)展现天籁美声外,此段歌舞画面也刻画用心,创造了极佳的美感,并与女主角鼓励男主角寻求突破的情节结合,可说是电影画龙点睛的关键一笔,相信《Wonderful Life》也会是明年奥斯卡最佳电影原创歌曲的大热门。

或许现实中可能没有雪怪的存在,但《小脚怪》可说是艺术源于生活高于生活的成功范例,娱乐性、剧情内涵、艺术表现均有着上乘表现,虽然能否斩获奥斯卡的荣耀仍未可知,但相信不论得奖与否都无碍本片的成功。


发表评论

(必填)

(必填)

(以便回访)